政策解读
妻子给千元零花钱 律师称限制丈夫花钱也是家暴
2017-11-27 10:47  浏览次数:

11月25日是国际反家庭暴力日。提起家暴,很多人会想到拳打脚踢和打骂等伤害行为。其实,家暴远不止这些,还包含精神袭击或迫害等。由于这种家暴隐蔽性较强,外人很少得知,甚至当事人都未必意识到自己是这种家暴的执行者。此外,家暴并非只存在夫妻间,也可能存在于其他家庭成员之间。

案例1:

妻子每月只给千元零花钱他很郁闷

山东威海市民张亮(化名)与妻子结婚两年,去年孩子诞生。这时妻子向张亮提出要他上交他的工资卡,原因是他平时花钱大手大脚,孩子出生后,花销确定大,妻子担忧入不敷出。上交工资卡后,妻子每月给张亮1000元零花钱。没过多长时间,张亮便领会到“手中没钱,心里发慌”的感觉。

他还像以前那样,不断地和朋友出去吃个饭,买个游戏卡,买条烟,成果半个多月这1000元就花完了。他伸手向妻子要钱,被妻子数落了一顿,嫌他不顾家。张亮很郁闷,以为妻子这是对他实施家暴。为此,他和妻子吵了好几回嘴,两人时常陷入暗斗,夫妻关系也变得不太融洽。

律师说法:

没收工资卡掌握丈夫算家暴

张亮与妻子相处的模式在生活中比较常见,算家暴吗?

威海律师苏村野认为,每个月给丈夫划定零用钱,这种方式自身不是家暴,每个家庭的经济治理方式不同。如果要上升到是否家暴的层面,就要详细看这种方式对丈夫的影响。有的丈夫开销很小,上班、吃饭都不必花钱,也没有其他消费,可能在威海每月500元都用不了,那么没收工资卡限定零用钱,就不是家暴。如果像张亮一样,妻子没收工资卡、限制消费,对他的生活造成影响,让张亮显著感觉到被节制了,夫妻关系因此受到影响,这就是家暴了。

案例2:

对老婆娃不理不睬在家做“木头人”

前即将,经法院判决,王芳(化名)与丈夫刘强(化名)离了婚。实在,两人之间并没有尖利的矛盾。用王芳的话说,就是她受不了丈夫长年对她的疏忽,对孩子的不论不顾,对家庭的不负责。

结婚之前刘强在外地工作,有一个相处很好的初恋女友,但在父母强烈要求下,他与女友分别回到威海,经人介绍与王芳结婚。王芳的家境很好,婚后,刘强借助妻子的家庭做起了生意,但生意一直不温不火。刘强总感到自己就像个“倒插门”女婿,很是抑郁。加上刘强心中一直对初恋难以忘怀,生活中很少关怀妻子,也不和妻子交流,常常和妻子分房睡。有了孩子之后,对孩子的教导也不上心。刘强对妻子施加的家庭冷暴力,最终压垮了这段婚姻。

律师说法:

很多家暴诱因是夫妻不沟通

“学会沟通,是开启幸福家庭大门的密码。”对于王芳的遭遇,苏村野说明,其真实婚姻问题中没有完全无辜的一方。许多家暴的诱因往往就在于双方沟通不畅,而语言沟通是最重要的沟通方式,假如夫妻之间一味地缄默、不交换,久而久之,隔阂越来越严重,终极回升为难以协调的家庭冷暴力,就会导致夫妻关联决裂。

同时,从法律层面上说,因一方在精神上威吓另一方,导致另一方发生恐怖感的,该行为形成精力暴力,受害方有权要求施暴方给予精神伤害抵偿。夫妻双方因家暴被裁决离婚的,受害方有权要求施暴方给予精神侵害赔偿。

案例3:

女婿丈母娘互殴人身保护令“立界”

今年,广州市民杨先生向天河区法院申请人身平安维护令,被申请人竟是他的丈母娘。杨先生与妻子婚后第6年开端分居,夫妻俩的矛盾使得女婿和丈母娘之间的关系也不断恶化。

杨先生提交了报警回执、派出所出具的行政处分决议书、病历、收费单据、法医临床鉴定意见书等证据材料,证明他头部被玻璃瓶砸伤,头面部多处软组织创伤,眼部挫伤为稍微伤。杨先生申请法院裁定丈母娘搬呈现在的住所,并禁止殴打威胁他以及接触两个孩子。

法官审理认为,这些证据足以证明杨先生遭受家暴的事实,故支持杨先生的申请。对杨先生提出要求丈母娘搬涌现住所的申请,法官查实,杨先生的丈母娘现与其女儿住在一起,杨先生与妻子正处于离婚诉讼中,现已分居,故丈母娘寓居在现有住所,并不会对杨先生造成直接人身伤害,且该房屋属于夫妻二人在离婚诉讼中需处置的共同财产,杨先生申请丈母娘搬出其居所,并不拥有合感性和必要性,法官不予支持。再者,杨先生并未供给其丈母娘对两个外孙存在家暴的证据,禁止丈母娘接触外孙,缺少事实依据,法官也不予支持。

就在法官作出裁定之后的第11天,丈母娘也向法院提出人身保险保护令申请,申请内容为制止女婿到自己的住所及住所以外的处所骚扰、辱骂、殴打、威胁自己和家人。为防止双方持续损害彼此,法官支持了丈母娘提出的禁止女婿威胁、殴打她自己的要求。但丈母娘未提出女婿家暴本人家人的相关证据资料,故法官不予支持其提出的禁止女婿殴打、威胁其自己的家人的申请。

法官说法:

家庭暴力并非只存在夫妻间

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少年家事庭庭长梁夏生表现,我国《反家庭暴力法》所界定的家暴,不仅存在于夫妻之间,也存在于其余家庭成员之间。即便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并非夫妻关系,家暴受害者也可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梁夏生提议,当事人要想胜利取得一份合法有效的人身安全保护令必须要有证据意识。在遭受家暴后,要及时固定证据、收集证据。在法庭上,申请人必需拿出能够证明遭受过家暴的有力证据。唯有如斯,法官才干依法为申请者裁定出一份有法律效力的人身安全保护令。

据《威海晚报》《广州日报》



上一篇:“剑网2017”:关闭侵权盗版网站1655个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